您好,欢迎来到海林新闻网! 设为首页 WAP站 海林网址导航

“他说多带几支箭,那是什么意思?”向瓦牙说,“我们这有满满一壶的箭呢。” 走的有些累了,鞋子有点不合脚已经将我的脚磨出了泡,这样走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达医院。

>
2020-5-22

“哎呀哎呀哎呀。”瓦牙连着哎呀了三声蹲在地上窜了出去三尺远“你还会说话?你你你怎么说的……”

“你又为什么会说话我比你少什么了?

“带上你真的有用吗?”

“想不死就带上我。”那头颅露出一副倨傲的神色说。

“给我钱。”我期待的看着舒莺以为她会说一些感谢地话可是冷舒莺一开口我就尴尬的呆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听不懂么?我说给我钱带别人去医院需要钱。”冷舒莺不耐烦的说道语气是无比的没有礼貌。
“我……要多少?”我的身上是真的没有多少钱不只是身上甚至是银行卡里也没有钱不过还是开口询问了冷舒莺需要多少。
“几万吧。”冷舒莺的视线没有落在我的身上只是开口爆出了自我想要的数我的神色更加的尴尬。
“我没有……”我想解释可是被冷舒莺打断了。
“这点钱都没有你这个陆家的太太过得也不怎么样啊?呵。”冷舒莺扔下了这样的一句话之后就转身离开了留下了我一个人。
我站在原地自嘲的笑了笑全然不顾身边的人异样的眼光对于我来说我唯一的宝贝妹妹没有事就是最大的万幸了。
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差距我出来已经过了将近5个小时天色也逐渐变得黑了起来再不回去医生肯定会认为我跑了。
我慢慢的走向医院天逐渐的暗了下来没一会的功夫就已经变得黑漆漆的我突然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人可是哪又能如何呢?只能怪我自我的懦弱。
GRD http://www.grd.com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去年全国立案各类草原违法案1.78万起
  • 坚持立德树人思想引领 加强改进高校党建工作